白夜行

【日】东野圭吾
捡别人丢的东西不还,跟偷别人随意放置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差别。
有错的难道不是把装了钱的包随便放的人吗?这个社会上,让别人有机可乘的人注定要吃亏。
最重要的是选择你不会后悔的路。
金城一定是歪着皮包骨头的脸颊,故意瞪大他那双凹陷的眼睛。
每次看到这个人,友彦都不由得联想到骷髅。
他经常穿着灰色西装,看起来就像挂在大小不适合的衣架上似的,肩部会凸出来。
一直到上一瞬间,笹垣的眼神甚至令人以为他是个老好人,这时却突然射出爬行类般混浊的光芒。
他的视线似乎要黏糊糊地往一成的身上爬。
一个破破烂烂的地方,灰尘满天,脏兮兮的,
一些小老百姓像虫子一样蠢蠢欲动,只有一双眼睛特别锐利。
“如果真是如此,她为什么要做那种事……”
“因为她相信这种做法能够轻易夺走对方的灵魂……”
“夺走灵魂……”
“对。杀害当铺老板的动机,多半便隐藏在让他们深信如此的根源中。”
时间感变得很奇怪,耳鸣得厉害,但那也只是有意识的时候,意识像信号极差的收音机,不时中断。
全身无法动弹,手脚变得好像不是自己的。
曾经拥有的东西被夺走,并不代表就会回到原来没有那种东西的时候。
“人生也一样,有白天和黑夜,只是不会像真正的太阳那样,有定时的日出和日落。
看个人,有些人一辈子都活在太阳的照耀下,也有些人不得不一直活在漆黑的深夜里。
人害怕的,就是本来一直存在的太阳落下不再升起,
也就是非常害怕原本照在身上的光芒消失,现在的夏美就是这样。”
夏美听不懂老板在说什么,只好点头。
“我呢,”雪穗继续说,“从来就没有生活在太阳底下过。”
“怎么会!”夏美笑了,“社长总是如日中天呢。” 雪穗摇头。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
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你明白吧?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他们只是想保护自己的灵魂。结果,雪穗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亮司则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风管中徘徊。